您现在的位置: 九三学社珠海市委员会 >> 文苑撷英 >> 文苑撷英 >> 详细信息
详细信息  
 
“两小时代” 的日美关系
 

“两小时代”1 的日美关系

陈太勇

    2001年,小布什上台伊始,便重提日美同盟的重要性,大力提拔知日派任要职,建立了从未有过的亲日政权。是年,日本也刮起了小泉旋风,小泉高喊“改革”,巧妙利用日本国民仍未走出“失去的十年”的心理焦躁,将其成功地转化为了自己的政治资本,大力批判“55年体制”下的自民党政治多年以来形成的既得权力和既得利益相互勾结的政治构架,表示破旧立新,从而获得了日本国民的广泛支持。4月,小泉组阁,通过对于中央省厅的再编使得官邸机能得到了强化;引入小选区制的选取方式,开始了长达5年5个月的长期政权,改变了冷战后日本“一年一相”的短命政治,日美关系也步入了“两小无猜”的黄金时代。

一、“9.11事件”与“两小无猜”

    2001年6月,小泉访美,受到了最高规格的接待,与小布什迅速建立起了“两根时代”2 以来的紧密关系。9月11日,美国纽约和华盛顿同时受到了国际恐怖团伙和原教旨主义集团的恐怖袭击,小布什瞬成反恐领袖。25日,小泉访美,发表了“在反恐方面日本将与美国紧紧站在一起”的宣言,日美同盟具有了战时同盟的性质。根据联合国第1368号决议,小泉内阁在10月末通过了“恐怖对策特别措置法”。为了给以美国为首的各国反恐舰艇提供燃料,小泉内阁以62小时的超级速度完成了把海上自卫队派往印度洋的审议,这是自海湾战争以来,日美同盟再次以最快速度应对全球化下的安保问题之举。
    2001年12月,小布什政权宣布单方面脱离与前苏联签订的“反弹道导弹条约”(ABM),开始实行单边主义,国际社会也逐渐把美国的单边主义视为同恐怖主义一样的危险存在,这使得“9.11事件”后国际社会对美国的同情和共鸣迅速减弱。2002年1月,小布什将伊拉克、伊朗、朝鲜称作“邪恶国家”。2003年3月20日,小布什政府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至此,美国“新保守主义”已经扩张到单边主义倾向很强的小布什政权中枢去了。
“伊拉克战争”甫一爆发,小泉内阁马上就表明了支持态度:“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同时作为负有国际社会责任的一员,必须支持以我们的同盟国美国为首的各国这次对伊拉克的动武。”在美国压倒式的军事实力前,伊战在短期内结束了,萨达姆也被捕了,但美国并没有发现作为战争借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的占领政策也不得人心,伊拉克治安持续恶化,美国深陷伊战泥潭。尽管如此,小泉对美合作的态度并没有发生变化,“两小”仍旧亲密合作,真可谓“两小无猜”。2003年5月,在日美首脑会谈上,日本约定要支援伊拉克复兴,并于7月制定了伊拉克复兴支援特别措置法。对日本外交而言,为支援伊拉克“复兴”而派遣的自卫队,就变成了平衡“国际协调”和“日美同盟”的试金石。
    对向伊派兵一事,日本的国民舆论颇为矛盾,尽管理解日美同盟对于本国防卫和东北亚地区的稳定所具有的重要性,但同时又害怕会被卷入到美国的世界战略中去。11月,在伊拉克发生了两名日本外交官被杀事件,尽管如此,在同月的众议院议员选举中获胜的小泉还是决定在12月向伊拉克派兵,小布什对小泉的大力支持感激涕零。从而,日美同盟的政治信赖性明显被强化。自卫队和美军的联合行动声势大振,使得日美同盟进一步全球化了。

二、 “两小时代”的黄昏

    小泉执政前期,在反恐和战争危机中成功强化了日美同盟。但到了其执政后期,并没能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日本外交和日美关系的各个课题作出有效的应对。尽管如此,“两小时代”的日美关系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稳定的,看上去也在顺利发展。直接原因就是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和反恐政策上都需要日本的合作,日本在朝鲜问题和遏制中国崛起上也认为日美同盟是必不可少的。更为深层的原因是,对于“两根时代”以来日美关系的曲折发展,“两小”都想要进行深刻的反省。小泉内阁的改革虽说比较缓慢但还是收到了一定作用,对于日本经济的复苏多少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虽然小布什在2004年的总统选举中连任,但伊拉克局势更加严峻,内政方面又面临巨大的财政赤字,这就导致小布什政权的运营十分艰难。2005年9月11日,小泉在众议院选举中获得300以上议席而取得了压倒性胜利。11月,小布什访问了京都,“两小”举行了日美首脑会谈,就驻伊自卫队延长问题、驻日美军重组等问题进行了讨论,陷于困境的小布什对小泉抱有莫大的期望,希望小泉可以显示强势态度和强大的领导能力。小布什反复强调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价值,并将日本作为成功案例赞不绝口,“两小”丑态莞尔,造就了日美关系史上的“黄金时代”,也把日本的“亲美外交”推向了顶峰。
    2006年6月,小泉在华盛顿出席了“两小时代”的最后一次日美首脑会谈,“两小”发表了“21世纪的新日美同盟”的宣言。宣言确认了“日美关系是历史上最成熟的两国关系之一”,歌颂了“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在地域乃至世界形成了日美合作的基础”,并由此推进了自由、人权、民主主义、市场经济和法制建设,“稳固的日美合作激发了中国的活力,并维持了东北亚的和平与安宁”。日美同盟为应对全球化安全保障问题的“安保再定义”的政治确认作业,为“两小时代”划上了句号。
    小泉时代影响日美关系的重大问题就是驻日美军的重编问题,受到苏联解体和中国崛起以及美国军事技术革命(RMA)进步的影响,小布什政权下的国防部致力于全球范围内美军的再编。2006年5月,在小泉政权末期,日美达成协议,决定将冲绳和普天间基地向施瓦布营区迁移,将冲绳8000名海军人员以及其司令部向关岛转移,同时将美国陆军第一军司令部转移到座间军事基地。冲绳美军基地的重组问题成了日美关系潜在的争执点。

三、 小泉“亲美外交”的本质

    小泉“亲美外交”的本质就是追随小布什,在美国的保护下获得最大的国家利益。日本人把中国古语“欲先取之、必先予之”的经验运用得炉火纯青,把大和民族潜意识里的“宠赖情结”发挥得淋漓尽致,不断向美国撒娇,在美国的保护下维护了最大的国家利益。但另一方面却又不甘于永远做美国的小跟班,而是不断蓄积力量,努力获得美国保护下的最高自治,最终目的还是在蛰伏中崛起,其亲美行为只不过羽翼未丰时的权宜之计罢了。
    日本外交经验的考察亦表明,“在任何竞争体系中,能够吸引到盟友都是一种极其有价值的资源。相反,引起其他方联合起来反对自己者,则处于明显的不利地位”3。 显然,一方面在日本仍未完全崛起的过程中,小泉内阁在外交决策方面的首要之举就是获得小布什政府的认可。对小泉内阁而言,小布什政府仍是日本对外政策的“幕后操盘手”,日本虽对美不满并有独立倾向,但又是一种不脱离美国保护的独立。“日人苦于自我主张,是一个在主人面前习惯于沉默的民族,日本确是一个大国,却是一个不敢说‘NO’的大国”4。 有趣的是在不敢说“NO”的反面,日本在美日军事一体化和美国“核伞”的保护下,一方面对美国唯命是从、感恩戴德,常常把“难报其恩义于万一”挂在嘴边,但另一方面却利用“亲美外交”把美国这一主人变成了替其看家护院的“看家狗”,所谓“天莫空勾践、时非无范蠡”5 也。其“亲美行为”的终极目标仍是国家利益。可以试想,当日本具有了“三次入侵”美国的实力时,绝对会大声跟昔日的“主人”狂吼“NO”。


 

1:“两小时代”:即“小泉—小布什时代”。
2: “两根时代”:即“中曾根—里根时代”。
3:斯蒂芬•沃尔特(Stephen M. Walt):《联盟的起源》,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11月第1版,序言,第1页。
4: Pual Bonet(ポール・ボネ):《“ノン”と言えない大国ニッポン》,角川文庫,平成6年4月25日初版,第229页。
5:大津淳一郎:《大日本憲政史》第2巻,原書房,1969年版,第349页。

 

 
 发布日期:2017-6-12 本信息被浏览次数:234
 
Copyright 2009-2010 九三学社珠海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九三学社珠海市委员会   您是第 您是第24683575位访问者! 位客人
地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东路101号    邮编:519000   电话:0756-2221899,2111570      
传真:0756-2221899    电子邮箱:zhuhai93@126.com